法国经济,被薅羊毛的中产们!NaNa说美股191116

法国经济,被薅羊毛的中产们!

上次2008年的次贷危机而引爆的全球金融风暴感觉好像离我们已经很远了,但事实上它的阵痛依然存在,很多欧盟国家的经济增长仍然不能恢复到金融危机之前的水平。

法国所有家庭年购买力在2008到现在其实年年都在下降。由于经济不景气,法国政府为了防止贫富差距拉大而加大各种税费负担。而承担最多赋税的就是法国中产阶层。我们这儿说的中产,不是国人概念中的一线城市几套房子几百几千万或者高知家庭那种,只要夫妻俩都是稳定的双职工有套哪怕还背着房贷的房子基本就能算是中场了。不是非得医生律师教授那种才算。最富裕的土豪阶层可以付钱请各种法律税务专家们帮他们想法子避税,而最贫穷的阶层呢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税可以少交或减免,还可以得到很多福利补助。就是中产阶级做为那个受气的夹心饼干,爹不疼娘不爱,各种福利待遇完全没有他们的份儿,但各种这税那税的那是一毛钱都躲不过。最后政府薅羊毛太过火了,就把中产阶级给逼急眼了。最后就爆发了举世闻名的黄马甲运动。

“黄马甲”运动起因是2018年年底法国油价飙升和法国最年轻最帅的马克龙总统打算提高燃油税的计划。他鼓励民众购买电动车等更有利于环境的交通工具,并宣布为了鼓励民众少开汽车、减少空气污染,从2019年1月1日起要上调燃油税,每升柴油涨价6.5欧分,每升汽油涨价2.9欧分,以减少法国对化石燃料的依赖,还能为可再生能源投资提供资金。这些年法国民众的购买力一直在降低,而18年油价一路飙升使那些依赖汽车上班的民众很生气。法国人很生气,后果那是很严重的。

当时国际上各个国家的主流或非主流媒体上都能看到那些身穿黄色马甲的法国人走上街头游行示威和抗议. 其实这之前,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法国人游行罢工抗议那就和国人见面问候 吃饭了吗这么简单自然 (加图),饭是不是必须要吃 ? 必须的啊。那对于法国人来说,游行示威也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节目。哪年没有罢工啊游行啊什么的都感觉失去了生命的意义。各种花式游行,你值得拥有。

但这次的黄马甲抗议运动的规模愈演愈烈,出乎法国政府的预料,也让全世界吃瓜的观众们又一次的刷新了对法国和法国人的认知。在电视上,报纸上,示威者们纵火焚烧车辆和建筑物、打破窗户、洗劫商店,在巴黎地标性建筑凯旋门涂鸦,吓得来浪漫巴黎旅游的游客们瑟瑟发抖,差点以为搭错飞机去了战火纷飞的叙利亚黎巴嫩。我当时看到香街上很多奢侈品的旗舰店都如临大敌,什么LV啊GUCCI 啊Cartier 啊 全部选择休业而且加固大门加派保安。

其实法国作为一个拥有游行示威活动历史悠久的国家,绝大多数的游行抗议活动都是很和平的,很少发生暴力冲突事件。这次的黄马甲这么多暴力分子,实际上是被一些极左翼、无政府主义,极右翼还有郊区的一些偷盗强暴力团体混入了示威人群而蓄意闹事的。政府很难说有没有背后刻意纵容,为的就是让真正有合理诉求和抗议理由的那些和平的中产黄马甲们被媒体蓄意的抹黑,把他们这批和平的大多数人被渲染为极少数的那群暴力分子,而让他们的合理诉求失去了正当性和大众舆论的同情与支持。当时巴黎的警察局长就公开的指责过政府高层对那些警察局里有备案而且警察原本可以提前控制住的暴力分子的刻意放任。少数的独立媒体也有质疑过政府的真实意图。那期间马克龙的民意支持率是直线下滑的。

其实这场黄马甲抗议的背后折射的就法国中产阶级在这种经济不景气、政府又加重税收的背景下,购买力年年下降而缺乏获得感的困境。并借机发泄对法国政府福利改革,劳动法改革,国有铁路公司改革的各种不满。现在马克龙总统可能想想当初为了涨这几分钱的油费而差点把法国闹大革命,得不偿失啊。还是出外找合作伙伴们多谈谈生意更实际,这次马克龙跑去中国访问期间两国就签署了大约40份合同,价值150亿美元。多好啊,你好我好大家好,和气生财嘛。大家也不要被我吓到了,虽然法国经济这些年不太好,但它的股市中却有很多非常棒的股票。尤其是像女人们为之疯狂的LV 香奈儿 gucci 等等各种包包珠宝时装品牌的奢侈品帝国龙头老大 LVMH 和老2 Kering, 还有爱马仕,彩妆护肤品帝国欧莱雅, 就是法国公司哦。买不起几万几十万的奢侈品,但我们可以买它们家的股票成为股东啊。以后看到别的女人背着香奈儿,我们可以心里想 : 嗯,又给我赚钱了。。。